王京

寒意来袭!多家海外光伏企业关厂裁员,中企能否独善其身


发布日期:2024-02-05 09:23    点击次数:201


产能过剩的背景下,光伏行业的“寒意”正率先从海外光伏企业袭来。

最近的例子是瑞士光伏组件制造商梅耶博格(Meyer Burger)。该公司于1月17日宣布,除非政府提供承诺的资金帮助欧洲的光伏行业保持竞争力,否则最早将于今年4月关闭其在德国的光伏组件工厂,该工厂也是公司在欧洲的最大光伏组件工厂。

梅耶博格(Meyer Burger)在声明中表示,由于欧洲市场环境不断恶化,继续全面开展欧洲太阳能制造目前是不可持续的,预计影响约500人。

除了欧洲光伏企业梅耶博格(Meyer Burger),近期包括挪威光伏硅片制造商Norwegian Crystals、挪威太阳能公司Norsun在内的多家欧洲光伏企业宣布停产或裁员。

受市场供需变化的影响,传统海外高溢价市场——欧洲光伏市场的利润率,似乎正在发生变化。

“现在欧洲市场新签(组件)订单的价格,尤其是老技术产品的价格非常低,对欧洲本土光伏制造企业造成很大的影响。”一位国内一线组件企业的高管王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光伏行业的大趋势来看,去年到今年,产业链的价格下降得较快,尤其以欧洲市场为代表的传统海外市场经历了前两年欧洲能源危机后的“过度繁荣”,光伏组件等产品的库存累积较多,市场需求增速放缓,导致整个市场的利润率和供需格局恶化。

一位光伏业内资深从业人员则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外资光伏企业相继破产是市场洗牌期海外企业竞争力不如国内企业的结果,背后反映了产业链产能过剩的事实。从竞争力看,光伏不是单一性的产品生产,需要较长的产业链和供给链。外资光伏企业的供应链成本较高,因此在行业洗牌和技术变革期存在较大风险。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随着硅料供应持续释放,2023年末光伏主产业链各环节名义产能都将达到近1000GW,即使考虑产能利用率折扣,2024年行业整体供需关系正式回归“总量过剩”状态已不可避免。

接下去,美国市场成为这家欧洲老牌光伏企业持续看好的市场。

梅耶博格(Meyer Burger)表示,美国IRA(即《通胀削减法案》)等政府支持计划将进一步增强市场潜力,接下去已准备好削减欧洲亏损并专注于美国盈利增长计划,其位于德国塔尔海姆工厂的电池生产基地将继续生产太阳能电池,以支持其在美国的光伏组件生产。

“在白宫IRA政策激励下,美国市场是近期光伏制造最为活跃的地区。”王凡向第一财经记者补充道,美国市场门槛较高且是高溢价的市场,可能是接下来光伏企业全球市场的主要利润来源。

产业的“寒意”不只体现在欧洲企业。2023年下半年以来,韩国光伏企业韩华宣布关闭其在韩国本土的工厂,并将业务重心迁往美国,新加坡垂直一体化光伏制造商REC也宣布关闭旗下两家多晶硅生产工厂。

除了补贴和市场供需的变化,全球光伏产业竞争日趋激烈的趋势,也是此轮海外光伏企业关厂或裁员的原因之一。王凡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总体来说海外光伏企业在行业过剩的浪潮中的竞争力较中国企业而言较差。

王凡认为,海外光伏企业供应链的合规和客户的品牌积累、以及技术先进性相较于中企有一定的优势,但是在成本范围内,海外光伏企业基本没法和中国光伏企业相比较。“光伏作为效率成本为先的投资性产品,客户在采购时更注重组件的转换效率和组件的功率,品牌的意义相对较低。中国光伏企业在海外市场已耕耘多年,有较为完善的销售渠道和售后服务网络,不输于海外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全球光伏产业近90%的产能在中国,光伏组件全球排名前十的企业里,中国企业占7家。当“寒意”来袭,中国光伏企业也不能“独善其身”。

“客观来说,不能说只存在海外企业被‘卷’死了,很多中国企业应该也是被‘卷’得很难受。”上述业内资深从业人员进一步表示,国内企业的洗牌也在持续,一线企业开工率仅六成至七成,二三线企业开工率仅三成或处于半停产状态。

天合光能(688599.SH)董事长高纪凡在2023年光伏行业年会期间公开表示,我国光伏产业在加快迈向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存在一些深层次的问题,如各自为战和无序投资导致行业忽冷忽热和冷热交替。很多主营业务不是新能源的企业跨界涌入光伏行业,导致产能的加速过剩,这些新企业由于技术、人才和管理能力不足,导致经营问题很大,甚至有些企业投产之日就是停产之时,现在是进退两难。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凡为化名)

股市回暖,抄底炒股先开户!智能定投、条件单、个股雷达……送给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